当地时间2022年8月16日,美国怀俄明州,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在共和党初选中输给了对手哈格曼后发表讲话。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资料图

2022年8月8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搜查了前总统特朗普位于海湖庄园的住所,再次引爆舆论,甚至帮助特朗普在2024年大选共和党初选民调中增长了四个百分点,达到了58%的近期高点。

事实上,在司法部关于特朗普擅自处理机要文件问题的调查之外,美国国会众议院关于“国会山骚乱事件”的调查、纽约州关于特朗普名下商业利益不当得利的调查,以及佐治亚州关于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后干涉大选计票的调查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对特朗普及与其相关者颇有合围之势。8月16日即“搜家”事发一周多之后,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长女莉兹·切尼(Liz Cheney)在怀俄明州国会众议员共和党初选中惨败给特朗普背书的人选,为自己在二度弹劾特朗普时的赞成票以及主导性参与“国会山骚乱事件”调查买单。

基于事情如此发展的先后顺序,外界普遍解读,对特朗普的调查或者“政治追杀”反而令其士气大振、足以扳倒任何党内对手,。不过,如果从长期民调数据来看,支持弹劾本党总统的莉兹·切尼自2021年初以来在共和党初选民调中早已无胜算可言,进而可以说,如今的结果至少是与联邦调查局的行动毫无关系的。甚至,对特朗普而言,他的作用更多是指定了莉兹·切尼的替代人选,并加剧了后者的失败。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6日,美国怀俄明州米德牧场,美国众议员莉兹·切尼在初选的选举之夜活动中对支持者讲话。

“我强烈支持共和会众议员候选人哈丽雅特·哈格曼挑战那个好战的共和党叛徒莉兹·切尼。”2021年9月9日一早,特朗普就公开发表声明,给切尼的挑战者背书。随后在当天下午,特朗普指定的哈格曼才正式宣布参选,并快速彻底领跑共和党民调,直到2022年8月16日在初选中以66.3%对28.9%的惊人比例战胜莉兹·切尼。

换言之,对莉兹·切尼而言,失去共和党提名并告别国会山其实早就在倒计时当中了,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对这位56岁的前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而言,她似乎很难接受直接宣布不谋求连任的务实之选,反而这样一场被特朗普指定人选挑落的失败完全可以被渲染为是直接与前总统特朗普为敌的惜败,或许对莉兹·切尼的下一步是一个更具曝光度的起点。

毫无疑问,迪克·切尼曾是共和党内颇具影响力的狠角色,从福特时代发迹,在里根和老布什时代发挥重要影响,再到小布什时代成为近年来权势最大的副总统之一。这40多年的华府生涯也塑造了其长女莉兹·切尼的人生轨迹:20岁出头就为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发展署工作,后来在小布什政府期间干脆直接出任分管近东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2009年之后一段时间中,除了帮助父亲完成自传,莉兹·切尼还较为活跃地参与智库、媒体等互动,捍卫其父辈留下的对外政策遗产。

2013年7月,当时“茶党运动”等“反建制派”倾向仍在共和党内部方兴未艾,莉兹·切尼宣布参与2014年怀俄明国会参议员选举的共和党初选,挑战要第四度谋求连任的资深在任者迈克·恩齐(Mike Enzi)。由此可见,虽然出身于共和党建制派家庭,但为了实现自身政治利益,莉兹·切尼也完全可以顺应共和党的新变化。

不过,这种“反建制派”风潮在当年的怀俄明并没有那么奏效。外界甚至包括共和党阵营纷纷开始批评莉兹·切尼的可选性。最大的质疑即她是否能否代表怀俄明。事实上,莉兹·切尼出生在威斯康辛,当时迪克·切尼夫妇都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求学。直到1970年代后期,迪克·切尼回到自己儿时久居的怀俄明竞选国会众议员的时候,莉兹才迎来了在这个西部州住上一段时间的机会,但很快就又跟随父亲到华府生活了。这种与选区的疏离,不是靠在怀俄明买个房子、注册一些信息就可以搞定的,令人感到切尼难以掩饰的强烈的投机感。

当时,对莉兹·切尼最形象的讽刺是:“她穿上马靴、大谈特谈自己的怀俄明渊源……但她的牛仔裤实在太新了,当她的手摸到裤子时都可以沾上蓝色。”虽然随后莉兹·切尼还坚持说自己家族至少在1850年代就来到了怀俄明,刻意忽略迪克·切尼上初中时才从内布拉斯加搬来的事实,当时的怀俄明选民显然丝毫不认账。无奈之下,又等待了两年之后,2016年怀俄明州唯一的国会众议员辛茜娅·卢米斯(Cynthia Lummis)退休,莉兹·切尼才再次参选,在不存在与该州传统政治力量所代表的在任者对决的情况下,顺利获得提名并当选。这也说明,切尼家族在怀俄明或者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力存在,但与特朗普可以随意挑战“建制派”的力量相比显然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2017年,第115届国会,莉兹·切尼开始面对同为共和党的总统特朗普。按照目前看到的特朗普执政四年的数据,莉兹·切尼在国会投票中表现出的对特朗普政策立场的支持度高达92.9%,超过了包括后来出任特朗普政府任内最后一位白宫办公厅主任的梅多斯在内的很多共和党保守派。

2018年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国会众议院多数,党团领导层重构,莉兹·切尼抓住了机会,出任了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这背后不但是因为迪克·切尼也曾跻身共和党领导层,更多是因为莉兹·切尼对特朗普的顺应、配合与支持。或者说,很大程度上,莉兹·切尼曾经以忠实支持者的角色推动了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并因此实现了权势的快速聚集。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1日,美国华盛顿,美国众议院特别调查委员会就2021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举行第四场公开听证会,公布其长达一年的调查结果。莉兹·切尼(中)。

2019年,迈克·恩齐终于宣布2020年不再谋求连任,这原本是莉兹·切尼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外界也如此认为。但当莉兹·切尼在国会众议员职位上的前任辛茜娅·卢米斯公开表达意愿后,莉兹·切尼马上退缩、放弃竞争,转而寄希望于在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深耕。这就意味着,莉兹·切尼更倾向于规避风险的政治算计,并不会轻易冒险行事。从这个角度出发,莉兹·切尼后来与特朗普的针锋相对,大概已经不是主动冒险与否的问题,更像是将特朗普视为无法回避的风险与威胁,必须不计成本地予以回击。

最先发生的分歧应该是来自莉兹·切尼相对熟悉的中东政策上。延续着新保守主义的思路,莉兹·切尼多次要求特朗普在反恐战争中必须增加投入,公开反对特朗普政府从叙利亚、从阿富汗撤军的决策,公开指责其为“严重战略错误”,甚至主张特朗普政府恢复在反恐战争中所谓“强化审讯”手段。按照莉兹·切尼的说法,“美国的撤退将有利于俄罗斯、伊朗等敌人,伤害以色列等盟友利益”。这种分歧是军事安全等共和党传统立场难以接受特朗普所代表的“内顾倾向”。

与此同时,另一个引爆点可能是对特朗普政府防控疫情表现的极大不满。必须看到,与特朗普相同,莉兹·切尼也颠倒是非、别有用心地利用新冠肺炎病毒对中国污名化,大肆渲染冷战思维。但另一方面,莉兹·切尼却公开反对特朗普政府“有病不治”的失败防控政策,并对福奇批评特朗普政府言论表示支持。

围绕国家与国土安全理念与政策差异展开的分歧,最终在国会山骚乱事件之后达到了最终爆发点。莉兹·切尼成为共和党内部针对特朗普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直到2021年1月13日她成为10位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中的一位。由于此次针对特朗普的罪名是“煽动叛乱”,无法接受“国会山骚乱事件”的建制派共和党人基本上还是可以接受莉兹·切尼不同于大多数本党议员的立场,至少认为这种立场还不足以让莉兹·切尼离开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2021年2月3日,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举行闭门秘密投票,并以145比61的投票结果维持了莉兹·切尼的领导层职位。不过,这一结果只能代表身在国会山的国会议员们对“国会山骚乱事件”的愤慨,远不意味着彻底对特朗普的否定,或者对莉兹·切尼的肯定。

很显然,莉兹·切尼的后续行动表明她完全误读了2月份党团投票的政治信息。随后,莉兹·切尼继续越发猛烈地批评特朗普,声称要对这位前总统展开刑事调查,旨在彻底将其与共和党剥离开来,阻止他在2024年大选中卷土重来。当然,如此反对特朗普的做法是已经“特朗普化”、需要作为特朗普支持者的选民基本盘的共和党所无法接受的。于是,三个多月之后的5月12日,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党团再次举行闭门会议,以不记名投票一致通过免去莉兹·切尼的领导层职位。甚至在2021年11月,怀俄明州共和党组织竟然直接投票表决,不再认定莉兹·切尼为共和党的一员。

莉兹·切尼与特朗普的对决,就是共和党内部某些建制派精英对共和党“特朗普化”的最后阻碍,但这一努力显然并不奏效。令人玩味的是,莉兹·切尼在此次败选后的演讲中有意提到了当年的亚伯拉罕·林肯。在国会众、参两院议员层次都失败之后,林肯将辉格党选民、土地改革支持者、不满的人以及废奴主义者等一起收编、团结到了共和党旗下,最终赢得了总统大选,推动了这个国家历史的发展。但显而易见的是,莉兹·切尼在如今并不代表共和党已然展现出的明确发展方向,她不是一个纠正者,而是被纠正者。

“联邦明察局”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刁大明的专栏,对“联邦”(United States,即美国)之事洞明察鉴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