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积天赋抢冠军,然后再收买断费,在NBA愈发重视国际球员的大背景下,皇马实现了“一鱼两吃”的球队经营模式。

十年间,皇马向NBA输送了包括塞尔吉奥·罗德里格斯(Sergio Rodriguez)、尼古拉·米罗蒂奇(Nikola Mirotic)和卢卡·东契奇(Luka Doncic)在内的十名球员。而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法昆多·坎帕佐(Facundo Campazzo)、加夫列尔·德克(Gabriel Deck)和乌斯曼·加鲁巴(Usman Garuba)已先后加盟NBA,他们的买断费分别是600万欧元、130万欧元和300万欧元。

单靠三位球员的买断费,皇马就拿到了1030万欧元,超过了一支欧洲球队单个赛季的平均预算。以立陶宛球队萨拉基利斯为例,2020-21赛季跻身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季后赛,但他们整季的预算比皇马获得的买断费还少三分之一。

为了尽可能多地抢到有发展潜力的年轻球员,皇马每年都需要花费巨资来维持球队青训系统的运转,包括去各地考察年轻球员和为小球员们提供住所、训练场地等。

与此同时,皇马还会为球员们提供一流的训练、比赛和生活环境,从为球员家人准备比赛门票到为球员预订私人飞机都能满足,甚至还会为球员怀孕的妻子请翻译,陪他们去做产检。“他们就像一支NBA球队那样在运转。”2015年为皇马赢得欧冠冠军的约纳斯·马丘利斯(Jonas Maciulis)在接受BasketNews采访时表示。

极佳的训练、比赛和生活条件,再加上传统豪强的身份,不少年轻球员确实愿意加入皇马。但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是长时间与球队绑定,而且合同里会加上买断条款,如果球员在合同期内加盟NBA,必须支付一笔买断费。

在这种模式下,年轻球员能拿到不少的收入,而且在皇马效力也能获得足够多的比赛锻炼和曝光机会,更容易获得球探们的关注。而对于球队来说,源源不断补充进来的年轻天赋,能提升球队阵容的活力、竞争力,从而赢得更多比赛和冠军。如果队中有球员被NBA球队看中,皇马还能再赚一笔买断费。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皇马会为球员们提供足够丰厚的工资,但合同买断费也会相应地水涨船高。

2019年,坎帕佐曾收到过NBA球队的签约意向,当时他合同的买断费是100万欧元。但坎帕佐最终没能完成签约,便选择与皇马续约,此时他合同的买断费就飙升至600万欧元(约合707万美元)。

与皇马续约后,坎帕佐以为自己再也去不了NBA了,结果丹佛掘金队却在2020年向他抛出橄榄枝,提供了一份2年600万美元的合同。那个赛季,NBA球队为国际球员支付买断费的最高限额是75万美元,剩余的费用需要坎帕佐自行支付。这也意味着,坎帕佐如果选择加盟掘金队,他在NBA挣的税前工资都不够支付买断费,自己还得再掏点积蓄弥补资金缺口。

尽管去NBA就意味着“白干”,但坎帕佐还是决定坚持追梦,并与皇马达成了分期支付买断费的协议。

“一鱼两吃”,不仅需要皇马和球员配合,NBA球队对于国际球员也得有需求,这种模式才能循环运转起来。

近年来,NBA球队对于国际球员的重视程度逐渐提升,越来越愿意给他们机会。在过去三年的选秀大会上,共有43位国际球员被选中。而且在2020-21赛季常规赛首轮的比赛中,全联盟共有107位国际球员参与,连续第七年突破百人大关。

·过去三个赛季,常规赛MVP被塞尔维亚的尼古拉·约基奇(Nikola Jokic)和希腊的扬尼斯·阿德托昆博(Giannis Antetokounmpo)包揽,其中阿德托昆博两次获奖;

·过去四个赛季,常规赛最佳防守球员被法国的鲁迪·戈贝尔(Rudy Gobert)和阿德托昆博包揽,其中戈贝尔三次获奖;

·2020-21赛季的常规赛第一阵容共有三位国际球员,包括阿德托昆博、约基奇和东契奇。

现如今,为球队物色合适的国际球员已是总经理和球探们的工作日常。2020-21赛季,NBA所有球队都拥有国际球员,华盛顿奇才队以7名国际球员高居联盟榜首。

“这7位国际球员都是我们想找的球员,至于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并不重要。除了南极洲,其他能考察球员的地方我都去过,路程不是问题。”奇才队总经理汤米·谢泼德(Tommy Sheppard)说。

谢泼德所言非虚,NBA确实是把世界各地视作自己的人才库。在欧洲,有皇马这样愿意在青训上花钱和做国际球员生意的球队,他们会向NBA输送人才;在非洲,不少NBA球员都把训练营视作回馈家乡的方式,乔尔·恩比德(Joel Embiid)和帕斯卡尔·西亚卡姆(Pascal Siakam)就是通过训练营一步步走到NBA;在澳大利亚国家篮球联赛(NBL),他们有“明日之星”计划,愿意充当年轻球员参加NBA选秀前过渡的“跳板”。除此之外,NBA还在世界各地举办篮球无疆界训练营,自行挖掘有潜力的年轻球员。

另一方面,NBA对于国际球员的需求增长,与联盟规则、比赛风格的转变也有密切关系。“随着联盟规则的改变,比如禁止Hand Check和允许联防,来自欧洲的国际球员就有一点优势了,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应该如何进攻和做无球走位。” 德克·诺维斯基(Dirk Nowitzki)说。

而且随着“魔球理论”的盛行,NBA球队更强调攻防速率和空间拉扯,技术相对全面、细腻的欧洲球员,特别是擅长投射的内线球员,能为球队提供更多战术变化。此外,虽然NBA还是倾向于让自己最好的球员来解决问题,但在不少球队都拥有两三位球星的情况下,强队们在比拼巨星成色之余,在球星身边配备更合适的拼图型球员,也是杀出重围的一种办法。

值得一提的是,年轻球员想参加NBA选秀,必须年满19岁,这也意味着他们如果想打职业比赛,和成年球员同场竞技的话,只能去海外打球,而大多数球员都会选择留在大学体系内打球。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球员在比赛经验积累上也能获得一定优势。以东契奇为例,他13岁加入皇马成年队,16岁就开始征战西班牙职业篮球甲级联赛(Liga ACB),成为皇马队史最年轻的出场球员。

在2018年参加选秀之前,东契奇已经集联赛冠军、国王杯冠军、欧冠冠军于一身,还帮助斯洛文尼亚国家队拿下了队史首个欧洲杯冠军。由于从小就习惯与成年球员对抗,东契奇的实战经验和心智成熟度都胜过同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加盟NBA后能迅速适应,甚至成为MVP的有力竞争者。

其实对于国际球员来说,去美国打球,除了需要自身水平过硬和有能力支付买断费之外,还得克服语言不通、生活习俗不同和与家人分隔两地等困难。

1985年,时任菲尼克斯太阳队总经理杰里·科朗格洛(Jerry Colangelo)选中了保加利亚的格奥尔基·格鲁奇科夫(Georgi Glouchkov)。当时球队还以这位国际球员为卖点做过一轮营销。但由于生活上不适应、出现伤病等问题,格鲁奇科夫在训练、比赛中的发挥不如人意,最终仅在太阳队效力一个赛季后便离开了。

但随着弗拉德·迪瓦茨(Vlade Divac)、德拉岑·彼得洛维奇(Drazen Petrovic)等越来越多欧洲球员进入NBA,联盟和球队也逐渐完善针对国际球员的保障工作,为他们的日常生活和训练、比赛提供帮助,包括考驾照和学英语。

愿意投入做青训挖掘人才,再遇上NBA对国际球员需求增长的趋势,这两环对皇马的国际球员生意经来说缺一不可。只是当越来越多国际球员进入NBA,甚至独当一面时,这无疑是在“养狼”,美国队随便派点NBA球员就横扫国际赛场的景象或许彻底一去不复返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