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大家聊聊玛丽莲曼森吧,讲讲这个男人,他只是个摇滚歌手,他没扔炸弹,也没开枪,没伤害过人民群众。

玛丽莲·曼森是世界十大鬼才音乐人之首,他表演自杀、监禁、破坏教会设施、敲碎自己所有的牙齿……有人骂他是魔鬼,有人拜他为神。然而,无论怎样,他无疑都是非凡的艺术家。

2017年3月底,玛丽莲·曼森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分享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小视频,标题为“6:19:时机已到”。人们纷纷猜测这是玛丽莲·曼森的新专辑动态,坊间常有各种各样的版本传言称玛丽莲·曼森已经不在人世,然而有一句老话是:恶魔最大的秘密就是人们不相信他的存在。

1969年1月5日,布莱恩·华纳(玛丽莲·曼森)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布莱恩的童年极为阴暗,他常年生活在堆满了色情杂志和淫秽道具的地下室里。病态的家庭支离破碎,祖父患有异装癖,邻居的男孩是个心理变态,亲自毒死了一只陪伴他的阿拉斯加犬。

后来,布莱恩又在圣公会长大。他的父亲是天主教徒,母亲是圣公会教徒,他在一所基督教学校念书,这段经历让他对宗教的狭隘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大学毕业后,布莱恩成为了一名音乐评论人。在没有组乐队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音乐新闻记者,并在《滚石》杂志发表过对很多乐队的犀利乐评。

1989年,看遍乐坛风云的布莱恩决定组合一支前所未有的乐队,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世界。他把“玛丽莲·梦露和臭名昭著的加利福利亚杀人犯查尔斯·曼森”的名和姓结合,以玛丽莲·曼森作为他的艺名,一个天使与恶魔、美丽与恐怖的矛盾体就此诞生了。

因为,惨白、惊悚的脸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所以他迅速吸引了人们的眼球,成功闯入大众的视线内。疯狂的演出、张扬的个性,让很多人尤其是追求自由的青年耳目一新。曼森的声音充满金属感和磁性,心中的怨恨让他的嘶吼具有穿透力,每一次的尖叫仿佛都能将伪善的世界撕裂开来,让黑暗的内里暴露出来。

他的作曲风格也十分怪异,刺耳的点缀、低回的旋律,像幽灵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徘徊在脑内阴魂不散。这样的音乐受到了年轻人大肆追捧,无数狂热的粉丝穿着曼森的T恤,挤进乐队的各种演出现场中,这种场面甚至让人觉得玛丽莲·曼森开辟了一个新的宗教。

玛丽莲·曼森总能把粉丝们的狂热煽动到极致,在充满死亡气息的演出现场中,他站在高台上亲手撕掉圣经,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表演。他经常穿着蕾丝、丁字裤,唱到动情时跪在地上爬行,或者抱着麦克风架子蠕动臀部、脱光自己的衣服,媒体还爆出他挖去眼球、卸掉肋骨等传闻。

与众不同的是,大多数摇滚金属乐都侧重于通过音乐直接表达情绪,曼森的最独特之处在于歌词的哲学深度和批判力度。

后来,他的作品和演出受到了很多民众的以及封杀,这反而为他的巨星之路添砖加瓦。有人也把玛丽莲·曼森定义为音乐界一种令人不安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他成为超级明星之后被无限放大。

但其实他抨击东西太多,所以太多人看不惯,他一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总在叛逆,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我之前在b站上看他的mtv。当时他在日本做宣传,然后在去逛街买玩具的路上遇到很多粉丝或者不是粉丝的人把他围起来了,他当时说了一句“我很惊讶日本的粉丝这么友善,没有人骂我下流或者朝我扔瓶子”。

有人朝他要签名合照什么的时候他也只是说“只要他们不伤害我,我就不会抱怨”。

玛莉莲·曼森总是试图用极端的视觉效果来唤起大家重新审视带有争议性的问题,他反基督、谈色情、谈暴力、谈毒品,谈一切被人为捏造得十分强大实则脆弱无比的东西。

其实如今的玛丽莲·曼森已然成为了一名阳光胖大叔,曼森自己也说,他花了好长时间让自己努力活得像个普通人。他达成了自己的设想,给自己定义了一个新名字,然后用尽手段让这个名字成为一种文化、一种现象。

玛莉莲·曼森很普通,他的生命从黑暗开始,他的一切,包括音乐、执着、孤立感、对于杀戮的迷恋、执意生活在美国主流社会价值之外,其实都在情理之中。

他在青少年时期看到了宗教仪式的另一面,这段经历使他在此后的许多年里丧失了任何对神、爱或真理的兴趣。他看到更多的是金钱、贪婪、权利和伪善;是规则、仪式、典礼和建筑。他看到的所谓信仰的核心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关系。

他自己的解释是:“畸形只是一个外在的装饰,恐怖与愤怒才是这个时代永恒的情结。暴怒的音乐是为了嘲弄每一个冠冕堂皇之人”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